騎士夢想
稿件來源:檢察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28 14:17:34

李英

圖為騎行中作者,享受以險為樂,以苦為甜。

我(左)與王昕

鐵路上大事小情,不僅因為我們鐵路檢察官職責所在而念茲在茲,身為鐵路之子,我們對鐵路有著超乎尋常的情感。在我們看來,堅硬的道砟,平順的鋼軌,是骨架,是血脈,是心肺。——通化鐵路運輸檢察院李英

夜晚。伴隨著四根排氣管低沉的轟鳴聲,胯下的馬格納750摩托車在風馳電掣。巨大的車身猶如鋼鐵之狼,在起伏不定的道路上飛躍、俯沖。

突然,前方迎面而來的一臺轎車在距我不足20米的地方緊急調頭,我緊急將前后剎車一起抱死,但距離太短了!最后關頭,我拼盡全力將摩托車硬生生向左扳倒在地,轟隆一聲巨響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兩個半月的治療期是一種痛苦的折磨。由于髖關節右側骨折,右腿被牽引固定,膝蓋部分始終疼痛腫脹,整個治療期間無法翻轉身體,導致全身酸痛不堪,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

終于熬到鋼釘從大腿骨中抽出的那一刻,一下子感覺整個身體都輕松起來了,又修整了兩天,第一次走出家門,頓時感覺整個天空都是晴朗的。

踏過鬼門關,那一刻,過往的一切歷歷在目。

一名信號工的成長路

1995年11月,通化鐵路運輸檢察院第一次面向鐵路分局各站段公開招聘兩名司法警察,我與同是部隊復員、同在車輛段工作的王昕一起通過考試,于當年12月25日正式調入檢察院,在辦公室任法警兼司機工作,從此開啟了新的重大人生歷程。

我高中畢業我就當兵了。匆匆三年,于1991年從部隊復員,先是被分配到離家20多公里遠的一個偏僻小站當養路工人,那時正值寒冬,每天頂風踏雪10多公里檢修線路。半年后調入電務段當了信號工,每天的工作就是鐵路行車信號與軌道轉換電動轍岔的維修養護。

風里來雨里去,酷熱寒冬,習慣于列車的轟鳴、鐵軌的震顫。我喜歡那種飛馳而去的感覺——前方,總是一個神秘、迷人的所在。

我的騎士夢想就在那樣的日子里醞釀著。

檢察院辦公室年輕人多,主任要求我們平時多學業務。那時候年輕,懵懵懂懂。司法警察要會點功夫,有一次,主任不在家,在大家的鼓噪下,我和王昕比劃著要在辦公室摔一跤,撕扯了半天,直到把衣帽架撞倒,桌子撞歪才罷休。過后王昕偷偷告訴我,肩膀疼了倆星期都沒敢跟家里人說。

第一次配合辦案部門去大連抓捕犯罪嫌疑人,警車行駛至鞍山地段已是半夜時分,我穩穩地開著車,大家在車里也早打起了鼾聲。突然發現高速公路前方斜停著兩輛車,有人揮手求救,停車后看見求救者滿臉是血,后方追尾的大貨車已將前方轎車的后備廂撞進后座,滿地碎玻璃。被救的兩人上車后對我們說:“已經攔了一個多小時車了,沒有一輛停的……”當把他們送到醫院,準備離開時,兩人說什么也不放我們走,非要我們留下單位聯系方式。當我們完成任務于第三天下午返回通化,剛進辦公室,檢察長表揚了我們半路救人之舉。

最驚心動魄一次救援發生在1998年6月,我駕駛警車送辦案人員去梅河口,獨自返回至通溝路段時,前方一輛部隊運輸車與對向行駛的吉普車迎面相撞,巨大的撞擊將吉普車掀翻在路基下方,車上四人昏迷不醒。我馬上攔截過往車輛并組織人員將傷者抬出,由于警車空間狹小,無法拉運四名昏迷傷者,與同向行駛一輛輕型貨車司機商量后,組織圍觀人員將傷者抬上貨車,而我打開警燈在前面開道,同時提前與醫院取得聯系。將傷者送至醫院后,我與貨車司機悄然離開。雖然這一次救援沒有感謝,沒有表揚,但自豪也是滿滿的。

騎士精神,就是一種富有浪漫色彩的俠義精神。但我后來知道,這樣的認知單薄了。

仰慕騎士

第一次觀摩分院在我院舉辦的公訴業務標準化庭審現場,我和王昕坐在最后一排。當看到我院公訴人——沈玉德科長在法庭上讓犯罪嫌疑人當庭認罪服法的場景,令我們仰慕:這才是真正的騎士!若干年后,已是我院刑事檢察部部長的王昕跟我在一次聊天中說:“正是當年那場標準庭上沈科長的精彩表現,直接促使我決定了未來的方向。”

1999年3月,王昕轉任書記員,并參加了全國成人高考。9月,我經單位推薦,參加分局駕駛員技術表演賽并奪得第一名。又過了一年,在檢察長的督促下我也參加了成人高考,先后取得了函授大專和本科的法律文憑。

2005年2月,車禍之后再次回到單位上班,走路還是有些瘸,閑暇之余,揮之不去的摩托夢又縈繞回心中。央求妻子半天,盡說越野車“跑不快”的“優點”后,花8300元買回一輛二手越野摩托車。

當我和車友們不知疲倦地暢游于山野之間的時候,王昕和后到我院工作的三位大學生已經開始參加司法考試培訓班。我一看眼熱了。但一打聽,買書和資料加上補習費要一萬元以上!我沒舍得花錢。后來借到一本歷年真題,翻看一遍后,發現許多似是而非的法律問題挺有意思,于是在報名截止最后一天,決定參加考試。

那一年,只有王昕一人通過了司法考試,我考了253分,跟我開的警車尾號一樣,距過關差了100多分。事后問王昕怎么學的,他說:“你看看,我看的書都有二尺多厚了……”他讓我仰慕,也讓我粗略懂得了司法考試的艱難。

第二年5月,囫圇吞棗看了兩個月《司考指南》,才考了266分,比第一年高了13分,而其他三名同事在這一年全部通過了司法考試。

第三年,還是沒過。不過,距離通過只有24分的差距了。而我最大的收獲,是喜歡上了看書、寫字。考試帶給我的,已經超過了考試本身。我也會經常回味騎行穿越一座座高坎和灘涂,不怕摔,不怕死……

2008年春節剛過,我就開始有計劃地看書,這一年新刑法頒布,應買一套新書,沒舍得,不過我已經融會貫通。這一年,我以374分成績通過司法考試。

王昕很快成長為一名優秀公訴人,承辦了一大批有影響的案件,成為業內的專家……如今,他已擔任內設機構改革后第一檢察部主任,我也被提任司法警察和信息、調研工作負責人。

一次騎車路過車站廣場,看到有獻血車停在那里,開始想獻800cc,醫生不讓,最多一次讓獻400cc,看到摩托車后,勸我回去慢點騎,別迷糊摔倒了。原先單位有獻血指標,自己沒排上,這次了了心愿。之后,與車友商量決定:組織一次集體獻血活動……

1997年4月,通化市工藝美術廠創作《松花紫荊情系根》巨型松花石硯,代表吉林省2600萬人慶祝香港回歸。在制作現場,我一下子就被松花石那翠綠的顏色,溫潤的質地,神秘的歷史和傳神的雕刻技藝所吸引。利用業余時間,我騎行走遍了吉林、遼寧兩省所有松花石產地,于2013年夏開始撰寫研究成果。每天堅持寫作到深夜,父親發現我已經開始禿頂,多次心疼地勸我不要再寫了。

有付出就有回報,2014年11月,《中國松花石文化傳承與發展》正式出版發行,通化師范學院美術系將其作為指導用書,并聘我為客座教授,我也因此走上了大學講臺。

“我是風中之葉,且看我如何翱翔,看我穿梭天際……”騎行中的以險為樂,恰似生活中的以苦為甜。我仰慕的那些人,為我指引方向。我的騎士夢想,一天比一天豐厚。

在火災現場

2015年仲夏的一天,頭晚下了一夜的雨,天蒙蒙亮時,公安處消防支隊趙隊長打電話給我,梅通線109公里處鐵路道口房起火被燒,起火點是停放在道口房倉庫里的三輪摩托車,但起火原因無法確定。我倆住鄰居,平時知道我對摩托車有研究,他請我協助現場勘查。

現場雨還沒停,燒得面目全非的摩托車已從被焚毀的倉房中拖出,道口房也被燒掉一半。通過仔細檢查,我發現三輪摩托車電瓶正極接線與車架接觸處有輕微外皮磨損,細看磨損處頭發絲般細銅線與大架接觸處已有幾根斷開,斷開處有電起火融珠形成特點。道口員頭晚騎摩托車來接班,破損處受雨水潮濕與車架導電,由于摩托車電瓶小,電流也小,不能即時熔斷保險開關,在倉庫時間過長,導致線束過熱起火燃燒,燒斷油箱油管后,大火于是傾瀉而出。

“不愧是摩托騎士!”現場公安處和消防支隊領導不由得贊嘆。

鐵路上大事小情,不僅因為我們鐵路檢察官職責所在而念茲在茲,身為鐵路之子,我們對鐵路有著超乎尋常的情感,堅硬的道砟,平順的鋼軌,是骨架,是血脈,是心肺。

秋初的一個雙休日下午,我正在騎摩托車,接到趙支隊電話:距離通化100多公里松樹鎮車站信號繼電器室發生嚴重火災,他的同事已趕赴現場,他在梅河車站檢查工作,現乘火車趕回通化,希望我開車送他去火災現場。路上,他向我介紹了他了解到的情況:繼電器室共燒毀四排繼電器組合架,車站所有信號設備已停用,現場接發列車全靠人工指揮,嚴重影響鐵路局集中接發列車控制系統。

由于搶修,燒毀的四排繼電器組合架已被移至室外廣場,現場勘查已無價值,火災起因據現場人員介紹無法確定。

我沉吟了一會兒,對他說:“我以前干過信號工,清楚繼電器室組合架。一個車站的電氣集中控制系統全部在繼電器室,一排排組合架上滿是磚頭大小的繼電器,排滿整個大房間。繼電器觸點全部都是銀觸點,可以減少電火花產生,有繼電器外殼保護,不會發生火災,但車站所有信號設備使用的是安全電壓36V,每個區段一定會有一個‘交流變直流’變壓器,其實摩托車也有一個硅整流變壓器,也是交流變直流,損壞后會發出高熱,產生高熱才有可能發生火災。這樣,你讓他們看看有沒有變壓器吧。”現場很快反饋回來,每個繼電器組合架上都有一個20×30厘米左右見方變壓器,燒毀的第二排繼電器組合架的變壓器燒毀最嚴重,疑是起火點。

駕車到達現場已是晚上十點,技術工人正在滿屋都是刺鼻塑料味的繼電器室組裝新的繼電器組合架,屋頂已被全部熏黑,現場一片狼藉。確定起火點是第二排上的變壓器后,他們拆開已經被燒得發白的變壓器。我與公安處領導和趙支隊反復研究后,確定起火點就在變壓器上,但還是難以確定起火原因。

時間不知不覺已到后半夜,消防支隊的同志有的在等待中已經趴在車站辦公室桌子上睡著了。火災現場找不到起火原因就如同刑事案件沒有證據一樣,我拿起已經被拆開的變壓器再一次仔細梳理,拆散全部線圈后,卸下線圈中心的硅整流器后,終于在固定硅整流器散熱片中心螺絲孔中發現有一顆淚滴形狀的熔點。我興奮地大喊一聲:找到了!

所有人都起來了,我拿起硅整流器展示給大家看:熔點完全符合硅整流短路后電高溫高熱形成的特點。雖然線路前端有一個保險絲,但前端保險絲是10A的,硅整流短路后的電流不夠擊穿10A保險絲,持續短路后,在變壓器內部形成高溫高熱,引燃連接電線后引發火災。如果在變壓器前端格外增加一個1A的保險絲,硅整流一旦短路就會擊穿,就可以永久避免類似火災的發生了。

在當天上午的現場會上,趙支隊向來自沈陽鐵路局電務處負責人、沈陽電務器材廠技術人員、吉林電務段段長等詳細介紹了火災現場勘查情況,并提出整改建議。

一周后,趙支隊再次約我一同對通化車站繼電器室進行消防檢查,發現所有繼電器組合架上變壓器前端正負極都加有一個1A的保險絲。我與趙支隊相視一笑,問現場信號工,保險什么時候加上的,信號工回答:三天前,段里發通知,路局要求所有繼電器室變壓器前端加1A保險絲,所有車站信號繼電器室的火災隱患由此杜絕。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
 
今天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