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干流出省斷面水質均在Ⅱ類以上
一江清水向東流愿景初步實現但任重道遠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28 14:18:20

經過多方努力,三江源地區生態系統退化趨勢得到初步遏制,林草植被覆蓋度明顯提升、水源涵養功能顯著增強,長江、黃河、瀾滄江干流出省斷面水質均在Ⅱ類以上,“一江清水向東流”的愿景初步實現。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侯建斌

青海是長江、黃河、瀾滄江發源地,被譽為“中華水塔”,每年出境水量近600億立方米,是我國淡水資源的重要補給地,也是我國極為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

三年前,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美麗的青海時強調,“青海最大的價值在生態、最大的責任在生態、最大的潛力也在生態。”“要確保一江清水向東流。”

三年過去了,總書記的囑托落實得怎么樣?青海在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上形成哪些經驗?還面臨哪些亟待破解的難題?

6月18日至22日,《法制日報》記者跟隨中華環保世紀行采訪團趕赴青海多地,試圖找出這些問題的答案。

生態系統退化趨勢初步遏制

養殖業是青海省海東市互助土族自治縣的重要產業。

但近年來沿河而建的養殖場,為青海的母親河湟水河帶來巨大的生態隱患。

為保護湟水河水質,2017年,互助縣將境內湟水河支流塘川河兩岸400米范圍劃為禁養區。32家養殖場隨之搬遷、轉產。

6月18日下午1點半,剛剛抵達西寧的采訪團馬不停蹄地趕到塘川河畔,查看塘川河的水污染治理進展。

河流沿岸的養殖場已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望無際的綠化植被,雨后的塘川河水色發黃,河道中央的生態綠化帶十分惹眼。

互助縣生態環境局局長盛芳敏指著遠處說,政府提供了免費土地供給養殖場搬遷使用,對河流的污染隱患降至最低,而生態綠化帶的設置,則大幅提升了塘川河的水質。

“從臭氣熏天,到水清岸綠。”提起這幾年的變化,互助縣塘川鎮下山城村村民史得祥感受最深。

作為塘川河巡河保潔員,他每天都要沿河巡兩次,兩年時間里他的工作感受有了巨大反差。

“兩年前上崗時,要花一整天時間。而如今只要一個多小時。”史得祥說這話時,臉上堆滿了笑容,當時每天都能撿五六袋垃圾,而現在一天最多也不超過半袋。

在地方的努力下,沙塘川河水質也由2015年的劣V類提升至2018年的Ⅲ類。

青海省生態環境廳多位同志告訴記者,這只是青海進行水污染治理、守護綠色青山的一個縮影。而這背后,折射出青海構建責任明確、協調有序、監管嚴格、保護有力的水生態環境管理保護機制的巨大努力。 

一方面,青海嚴格貫徹落實水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推動重點流域水環境保護和水污染治理由干流向全流域轉變,由城鎮污染控制向鄉鎮農村拓展的轉變。另一方面,強化環境執法監管,全面排查裝備水平低、環保設施差的工業企業,依法取締一批塑料加工、畜禽養殖等存在環境污染隱患的企業。

與此同時,以項目帶動突出環境問題解決的思路,開工建設一批水污染防治和水生態修復重點項目。在三江源地區,重點推進水源涵養功能維護和面源污染控制,實施了重點鄉鎮、游牧民定居點等生活型污染防治。

此外,還組織實施了瑪多湖泊群良好湖泊生態保護工程,在長江白地溝等15條干支流河段開展水污染防治和水生態修復綜合治理工程。

長江源園區管委會專職副主任扎西告訴記者,通過一系列生態保護舉措,長江園區的草地生態明顯好轉,經過生態巡查巡護,破壞生態的違法行為得到遏制。

玉樹州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李毅同樣認為,僅從玉樹來看,這幾年當地減緩畜牧業發展速度,實施禁止采金、禁止采伐林木等一系列措施,生態環境取得明顯改善。

經過多方努力,三江源地區生態系統退化趨勢得到初步遏制,林草植被覆蓋度明顯提升、水源涵養功能顯著增強,長江、黃河、瀾滄江干流出省斷面水質均在Ⅱ類以上,“一江清水向東流”的愿景初步實現。

積極推進生態環保立法

治多縣地處青藏高原腹地,土地總面積8.06萬平方公里,地形復雜,109國道和青藏鐵路穿境而過。

6月20日下午5時許,采訪團一行經過四個半小時的泥濘山路,終于來到長江源頭干流河段通天河。

腳下的海拔超過4300米,氣溫極低,風力5級,采訪團中有不少人穿著厚羽絨服。

站在山崗上一眼望去,群山懷抱中,通天河經此而過,形成一個美麗的環形,當地老百姓給它起了一個美麗的名字——萬里長江第一彎。

只見河岸兩旁郁郁蔥蔥,看不出這里曾經發生過草地退化。

在李毅看來,這些變化及成績的取得,與法治建設的加強密切相關。

李毅說,玉樹州人大及其常委會高度重視立法和監督工作,有關自然和環境保護的內容越來越突出。

玉樹的變化,只是青海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的一個縮影。

記者了解到,早在2014年青海就出臺《青海省生態文明建設促進條例》,這是全國省級第二部、藏區第一部省級生態文明建設立法。此外,青海先后出臺《三江源國家公園條例(試行)》《青海湖景區管理條例》等地方性法規。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青海省人大常委會制定和批準現行有效的地方性法規有285件,其中,涉及環境資源65件,占比為23%。

記者注意到,青海在加強省級生態環保立法的同時,還積極指導有立法權的市、自治州(縣)人大及其常委會,根據本地的具體特點,聚焦突出環境問題,制定更具地方特色的生態環境保護法規條例。

2016年12月20日,財政部、環境保護部、發展改革委、水利部聯合印發《關于加快建立流域上下游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機制的指導意見》后,青海率先全國出臺《關于探索建立三江源生態補償機制的若干意見》、《三江源生態補償機制試行辦法》等,建立了三江源區草原生態保護、重點生態功能區日常管護、生態環境日常監測保障等11項獎補機制及補助政策。

這些地方性法規、政府規章等規范性文件的出臺,為青海加強生態環境保護、鞏固生態建設成果,提供了堅實的法治保障。

生態文明建設任重道遠

6月19日,玉樹下了一場大雪。

當時采訪團一行還沒有到達玉樹,也不清楚這場雪的“來意”。

但這卻讓一位老玉樹人、州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李毅十分警覺。“這樣的氣候極不正常。這也說明玉樹的生態環境整體來看還比較脆弱。”

李毅用一組數據加以說明,“全州退化草場面積還有8000萬畝,占全州可利用草場面積的55%;局部荒漠化速度由上世紀的3.9%增至現在的12%,沙化面積每年以7.5萬畝的速度在擴大;水土流失仍在加劇,流失面積800萬公頃,占土地總面積的40%。”

全國人大代表阿生青調研發現,從全流域看,三江源整體性保護不足,水生態環境狀況形勢嚴峻。

阿生青說,青海經濟體量小,90%的國土為禁止開發區和限制開發區,生態保護資金投入需求大,現有的生態補償多為階段性補償,持續穩定的生態補償機制尚未建立,僅以青海一省之力難以實現生態環境大改善。

為此,阿生青建議,盡快從國家層面建立三江源生態補償機制,進一步完善草原獎補、公益林補償等政策措施,不斷加大中央財政轉移支付力度,形成長效的生態補償機制。

而在扎西看來,受氣候、環境等因素影響,三江源地區海拔高、自然條件惡劣,專業技術人才難以留住,這應當是國家公園下一步建設中亟需解決的問題。

李毅同樣意識到隊伍建設的重要性。他認為,地方立法的質量和水平要不斷提高,離不開一支專業的立法干部隊伍。他呼吁,一方面要通過選派業務骨干走出去進修深造,加大培訓力度,另一方面,希望國家加強對民族自治地方立法工作的指導和幫助,定期選派業務干部掛職交流。

制圖/李曉軍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今天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