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枚妥處房屋典當案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6-25 16:06:44

劉文基   

清代知縣袁枚,博學厚德,秉公斷案,深受百姓擁戴。

清乾隆年間,袁枚在江蘇擔任縣令。秀才湯賓生家境貧困,將房屋典當給同窗屈映伯,未約定房屋是否回贖。湯賓生因故去世,妻子湯崔氏帶一幼兒難以度日,便找到屈映伯,請他再加一些錢,愿將房屋歸其所有。屈映伯見湯崔氏無力贖房,不同意加價,妄圖以當時的典當價將房屋據為己有。湯崔氏怒不可遏,打壞屈映伯的財物。屈映伯惱羞成怒,對湯崔氏拳腳相加。案件訴諸官府,袁枚查明案情,作出判決:

“審得屈映伯呈控湯崔氏一案,控案雖為毀物毆人,而起因實在房屋找價……

本縣按房屋找絕與否,雖須出雙方同意,不能強典屋者以必從。然湯崔氏柏舟矢志,畫荻教兒,茹苦含辛,煢煢孑立。其可憐凄楚之狀,雖路人亦為扼腕。況屈映伯本有蒹葭之親,又有同師之雅,即無此房屋糾葛,亦應欽其守節,哀其無告,量予資助,成人之美。況有房屋相抵,依價找絕,名正言順,無可拒絕。

乃屈映伯利其寡孤之可欺,一再拒絕之不已。又惡聲以相加,為富不仁,一至于此,本縣不能再曲為寬恕也。著令找出錢一百千文,交畀湯崔氏,作房屋加價之費。但在三十年內,如湯姓孤兒撫養成立,有志贖回先人產業者,亦聽其出價贖回,屈映伯不得藉故拒絕。

湯崔氏年甫及笄,已遭此厄,斯真天道之無知,人生之極苦,而又無一瓦之覆,一隴之植,縱有十指,亦難恃以為生,仰即送入清節堂守節。從此米鹽有著,不愁吾子之多餐……”

面對房屋典當引發的毀物打人案,袁枚沒就事論事,拘泥毀物打人本身,而透過現象看本質,一針見血指明案件癥結。對典當糾紛,也沒拘泥合同約定與法律條文,而結合實際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湯崔氏孤兒寡婦相依為命,確實無力贖房。屈映伯是湯賓生的同窗,本應鼎力相助。袁枚酌情讓屈映伯給湯崔氏房屋加價“一百千文”。對房屋回贖期限,也根據具體情況,確定為三十年內,“湯姓孤兒撫養成立,有志贖回先人產業”。

因原被告貧富懸殊,袁枚根據實際情況,作出切合實際的判決,力求取得案件處理的最佳社會效果。確實,處理案件不能就事論事,生搬硬套,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力求案件處理的最佳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

當然,并非處理案件可以無視法律。清朝法律不健全,官員的自由裁量權很大。今天,我們有了日益完善的社會主義法律制度,只要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就能實現案件處理的最佳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而以法律為準繩,并非死扣法律條文,還要遵守法律的基本原則與精神,要結合具體案件,全面準確理解法律運用法律。

袁枚不僅處理具體案件,也注重社會效果,解決實際問題。而今,審判者雖不負責行政事務,但面對案件中司法本身不能解決的問題,可聯系相關單位協調解決,也可發出司法建議。總之,應勇于擔當,積極作為,讓當事人感受到人民法院的人文關懷和陽光司法的溫暖。

(作者單位:甘肅省民勤縣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今天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