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文艷:破譯死亡密碼的“尸語者”
稿件來源:人民公安報
發布時間:2019-06-25 14:23:16

 ■人物簡介

裴文艷,31歲,河南省新鄉市公安局犯罪偵查支隊刑事技術大隊法醫,獲嘉獎兩次。

 ■人物特點

踏實敬業,真誠善良,為人正直,責任心強。

 ■人生準則

正直誠實,勤奮進取,敬畏法律,維護法律的公平正義。

 ■大眾點評

她工作勤勤懇懇、任勞任怨、認真負責,業務水平不斷提高,關心同事,非常值得大家學習。

——新鄉市公安局犯罪偵查支隊刑事技術大隊副大隊長郗增新

她用奉獻精神和人格魅力給我們樹立了榜樣。我一定要向她學習,立足崗位奉獻青春。

——新鄉市公安局犯罪偵查支隊刑事技術大隊民警王偉

 □人民公安報記者 張 波 通訊員 裴 宇

在她的眼里,亡者身體上的每一處創傷和異常變化都帶著特殊的密碼,順著這些傷口的細節和現場環境,就能順藤摸瓜找到常人無法發現的秘密,還原案件中的事實真相……

她就是河南省新鄉市公安局犯罪偵查支隊女法醫裴文艷。

裴文艷2011年參加公安工作,先后從事現場勘查、法醫等工作。8年來,她先后檢驗尸體200余具,直接認定他殺性質案件20余起,進行人體損傷程度鑒定近千例。

一天連續解剖三具尸體

裴文艷告訴記者,選擇法醫這個職業,是源于一部電視劇。2006年6月,破案推理電視劇《法證先鋒》在全國熱播,剛剛參加完高考的裴文艷很快便沉浸在這部熱播劇中無法自拔。該劇集博學、機智、嚴謹、敏感、執著于一體,劇中既是法醫又是著名推理小說家的古澤琛,憑解剖尸體和活體取證,為死者或受害人說話,一步步還原罪案真相的特殊本領,讓裴文艷仰慕不已。在填報高考志愿時,裴文艷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法醫這個專業。

2011年,裴文艷如愿以償成了新鄉警營的女法醫。然而,現實中法醫的工作和生活并沒有影視劇中的那么炫酷,伴隨他們的通常是面目驚悚的腐爛尸體、各種血腥的場面和惡劣的工作環境。即便如此,裴文艷從未想到要退縮。

2018年10月5日11時許,新鄉市發生一起惡性殺人案,受害人胡某及4歲的女兒被人殺死在家中。不久,受害人胡某的妻子王某的尸體也被民警在附近的一個出租屋內找到。為了盡快找到破案線索將兇手繩之以法,裴文艷立即趕往現場進行勘驗,并將尸體運送至解剖室進行解剖檢驗。

解剖從當天16時許開始,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上6時許,期間由于體力嚴重透支,裴文艷不得不趁著同事幫忙換尸體的空隙,就著手上的血腥味吃了一個燒餅充饑。解剖檢驗結束后,裴文艷的雙腳由于長時間站立已經嚴重腫脹,雙腿也抬不起來了。

2014年8月,新鄉市紅旗區趙定河中發現一具高度腐敗的無名男性尸體。適逢盛夏,室外氣溫高達近40攝氏度,由于尸體長時間浸泡在水中,死者面目嚴重發脹變形,表皮發綠,全身爬滿了蠅蛆,現場濃重的惡臭味讓許多圍觀群眾捂著鼻子遠遠躲開。

裴文艷強忍現場難聞的惡臭,和男同事一道將尸體從河中打撈出來,并搬運至殯儀館,隨后進行了詳細的解剖,為死者身份的識別和死因認定提供了重要依據。

作為破解尸體謎題的最關鍵一環,法醫如果不夠專業,真兇就有可能永遠逍遙法外。8年來,憑著一股“和真相死磕到底”的認真勁兒,裴文艷逐漸從當初懵懂的新警一步步成長為能夠獨當一面的法醫。裴文艷勘驗各種案件1000余起,直接或間接幫助偵破案件30余起,先后檢驗尸體200余具,直接認定他殺性質案件20余起,被同事譽為新鄉警營的女福爾摩斯。

出具人體損傷鑒定近千份,無一出錯

裴文艷的工作除了對死亡案件現場進行勘驗、對尸體進行解剖檢驗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工作就是做傷情鑒定。“最多時我一天出具了9份鑒定報告,打字打到兩手發麻。”裴文艷說。

與很多法醫一樣,裴文艷有時也會碰到一些托人情、走關系的事情,但每次她都會嚴詞拒絕,并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讓他們明白法醫鑒定工作的嚴肅性、公正性。

2018年12月的一天深夜,某酒吧門口發生一起打架案件,受害人盧某的大腿被人用刀捅了一個兩三厘米長的傷口。一個月后,盧某腿部的傷口長度變成10.1厘米,按規定,可以夠上輕傷。裴文艷和同事立刻警覺起來,翻看現場記錄本,調取現場視頻資料,并查閱國內外相關文獻資料,經過反復比對傷口形態,堅決不予定為輕傷。輕傷與輕微傷,雖然只有一字之差,案件的性質卻是天壤之別,一個是一般治安案件,另一個卻是刑事案件。事后,心有不甘的盧某以在出具鑒定過程中徇私枉法為由將裴文艷及同事告到了警務督察部門。經調查核實,盧某故意偽造傷情的行為屬實,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8年來,裴文艷先后出具人體損傷鑒定近千份,無一出錯。

在成長中學會自我免疫

時至今日,裴文艷依然對自己首次出命案現場的情景記憶猶新。

2012年12月,洪門分局轄區發生一起惡性案件,年僅20歲的受害人在棋牌室打牌時被人打成重傷,后經搶救無效死亡。接到報警后,裴文艷立即和同事一起趕往現場進行勘查,準備對尸體進行解剖檢驗。雖然之前在學校接觸過尸體,但當自己真正要面對時,裴文艷還是有一些恐懼。經過一番內心掙扎,裴文艷終于克服了恐懼心理,快速投入到緊張的解剖工作中。

“當時現場的場面非常血腥,那天整個晚上我睡覺都沒敢關燈!”裴文艷回憶說。

從事法醫工作久了,裴文艷慢慢學會了自我安慰和自我免疫,“現在只要一到現場穿上工作服,我就會馬上進入工作狀態,專心對尸體進行解剖,離開現場后便迅速將那些現場血腥的情景遺忘。”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
 
今天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