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法與正義
——觀《肖申克的救贖》與《綠地奇跡》有感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6-21 14:55:08

郭富民   

作為電影《肖申克的救贖》的姊妹篇,《綠地奇跡》同樣是關注監獄題材的影片。兩部影片的主人公,都是經過司法審判后蒙冤入獄的囚犯。不過,身陷囹圄的兩名主人公,對不期而遇的冤判態度的不同,最終導致了迥然不同的結局。

《肖申克的救贖》的主人公安迪因“槍殺”自己妻子及其情夫,被當地法院判處終身監禁。在監獄里,安迪遭受了種種折磨,但他都安之若素,甘心服法。安迪守法是因為他認為自己罪當其罰,守法是他對自己酒后殺妻的悔恨和救贖。然而,獄中新獄友湯米的到來,打破了安迪甘心守法的心態。在獄中輔導湯米自考的過程中,湯米向安迪講述了自己在另一個監獄中的獄友槍殺一對偷情男女的故事。而這對男女,正是安迪的妻子及其情夫!原來案發當晚,喝醉酒的安迪拿著槍在走向妻子的路上醉倒,昏睡過去。而湯米的兇惡獄友當晚入室將安迪妻子及其情夫殺死,最終無辜的安迪成了替罪羊。

得知真相的安迪,向典獄長反映這一情況,希望典獄長能幫助自己洗刷冤屈。而一心想利用安迪洗錢的典獄長不僅沒有幫助安迪申冤,甚至還殺害了知道真相的湯米。當尋求司法正義的救濟之路被堵死,法律正義無法伸張之后,安迪不再守法,而是開始尋求自然正義。安迪花數年時間,用錘子鑿通了監獄的墻壁,最終成功越獄。逃出后,安迪檢舉揭發了典獄長的貪污殺人罪行,使其得到了應有的懲處。

安迪從監獄人間蒸發式的越獄壯舉可謂是一個“奇跡”。但監獄里的每個蒙冤之人并非都能像他那樣尋求自然正義。這樣就使得人們不得不發問:當得知自己蒙冤受屈,并且司法救濟途徑被堵死之后,應該怎么辦?

影片《綠地奇跡》或許給出了答案。《綠地奇跡》中的主人公約翰·科菲被控以“謀殺”兩名女童而被判處極刑。在監獄等候行刑的日子里,身材巨大、面相恐怖的約翰·科菲顯示出了異于常人的超能力。他不僅救活了被獄吏佩西用腳踩死的金先生的寵物小老鼠,而且還治好了困擾監獄長保羅久治不愈的疾病,甚至醫治好了獄警妻子的絕癥。

約翰·科菲的行為,讓保羅和其他獄警不再相信他是殺人犯,而是擁有“神力”的善良天使。約翰·科菲也通過自己的超能力讓保羅看到了兩名女童遇害的真相。原來殺害兩名女童的是關在約翰·科菲隔壁的死刑犯——連環殺人狂威廉。約翰·科菲在案發現場完全是為了搶救兩名被害的女童。不過,女童早已死亡。約翰·科菲被誤當作唯一嫌犯被捕入獄。

得知真相的保羅,為約翰·科菲四處搜集證據,想為他洗冤。不過約翰·科菲就像一個從天而降的人一樣,當地沒有他的任何記錄和消息。而女童的父母則一直堅持將約翰·科菲法辦。情急之下,保羅甚至冒著被解職的風險,想方設法幫助約翰·科菲越獄。面對獄警的善意幫忙,約翰·科菲拒絕了。他從容自若地接受著這個錯判,自愿坐上了行刑電椅,結束了生命。

縱覽整部影片,我們可以看出對于守法問題,《綠地奇跡》給出了與《肖申克的救贖》截然相反的回答。作為凡夫俗子的安迪,尚有能力鑿穿監獄墻壁逃出,抗拒不公判決,尋求自然正義;而身為“天使”的約翰·科菲,竟然接受冤判,自愿在監獄電椅上結束生命。如此巨大的反差,定會有讀者說《綠地奇跡》宗教色彩過于濃郁,在現實中絕不可能發生。然而,這在現實中的確發生過。公元前399年,古希臘著名哲學家蘇格拉底也面臨困境:莫須有的罪名被扣在蘇格拉底頭上,而雅典陪審團卻以不敬神和帶壞青年兩項罪名判處了蘇格拉底死刑。得知判決后,蘇格拉底的學生和朋友想方設法幫助他逃出監獄。然而,蘇格拉底坦然自若,接受了不公判決。

對于約翰·科菲和蘇格拉底的結局,人們或許吁嘆。因為對于普通人而言,自己遵守法律,只是出于畏懼法律的感性式消極守法,或者利用法律爭取權利的理性式積極守法。但不論如何,人們遵守法律都是出于理性計算的結果,即遵守法律利大于弊。

若以普通人的守法視角來看約翰·科菲和蘇格拉底的話,他們的守法之舉顯然是弊大于利。那他們為什么還要這樣做呢?這源于他們對于法律的信仰。他們信守的不光是白紙黑字的法條,更是法條背后蘊含的自由、平等、公正等無形的法治精神和原則。正如蘇格拉底所言“守法即正義”。

約翰·科菲和蘇格拉底的守法方式是超驗式的自覺守法。對于他們而言,守法是一種生活態度,守法是一種行為方式,守法是一種精神追求。因此,雖然面對的是一個不公判決,但他們認為服從法律判決本身是公正的。約翰·科菲和蘇格拉底舍生取義式的守法壯舉,彰顯了守法的重要性。但正如亞里士多德反思蘇格拉底之死所提出的那樣,守法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前提是所守之法必須為良法。因為經由守法所要達到的真正目的是:已制定的法律獲得普遍服從,而大家所服從的法律又應該是良好的法律。

(作者單位:浙江財經大學法學院)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今天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