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工作原因受言語刺激誘發疾病死亡是否認定為工傷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6-20 15:51:08

林玉喜 李芳芳

在實踐中,因工作原因受言語刺激,從而誘發疾病死亡是否可以認定為工傷?對于誘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屬于視同工傷的范疇,應認定為工傷,但是對于受言語刺激誘發疾病,連續搶救超過48小時死亡的案件存在爭議。

一、“言語刺激”不可簡單歸屬于“事故傷害”或“暴力”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一)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三)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 在沒有明顯外傷,并未受到事故傷害的情形下,“言語刺激”理解為“事故傷害”顯然不妥。對于語言刺激是否可認為屬于語言暴力,進而可歸屬于“暴力”的一種?筆者認為,“暴力”應作文理解釋,“暴力”是指使用武力或人身攻擊或指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紛爭。按照日常生活和司法實踐,應理解為某種物理上的作用力,不應作擴大解釋,且在一般案件中,雙方發生爭執中的言語刺激是否已經達到語言暴力的程度,也因實踐中往往缺乏直接證據以及統一標準而難以判斷。

二、連續搶救的情形下,能否突破“48小時”限制

對于搶救連續不間斷進行,在48小時后被醫生宣告死亡的,是否認定為視同工傷的情形?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視同工傷:(一)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對于雙方發生爭執后突發疾病,超過48小時死亡的情形,并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中視同工傷的情形。

從立法精神看,48小時的規定,一方面是為了排除其他因素引起的死亡,建立突發疾病死亡與工作原因相對直接密切的因果關系,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劃定界限,避免無限制擴大工傷范圍,合理控制工傷保險的覆蓋面。因此,此種情形下不應突破法律條文認定為視同工傷。但此情形下工傷與否,賠償差距懸殊,觸及人性及倫理底線,易引發社會爭議,實踐中可考慮對誘發疾病的首次治療費用適當放寬,按照工傷待遇支付,以平衡職工利益,兼顧社會倫理價值。

三、“誘發疾病死亡視同工傷”的情形應從嚴把握

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宗旨在于保護工傷職工的合法權益,促進工傷預防和職業康復,同時分散用工單位的工傷風險。法律將視同工傷的情形納入工傷保險制度中,是法律對特殊情形的擬制。擬制工傷是在考量社會、經濟發展水平等因素后,為應對紛繁復雜的現實社會,防范道德風險等,對職工和用人單位利益作出的平衡,已經發揮了對特殊群體和弱勢群體的保障,一般不應突破現有法律規定的文意涵攝范圍。

除職業病以外的疾病一般情況下,并不屬于工傷范疇,因為認定工傷要求必須與工作有直接關聯性,因工作原因受到言語刺激,進而誘發疾病的,其導致疾病發作的主因是身體存在器質性病變,法律將突發疾病死亡的時間嚴格控制在48小時內,是因為將疾病視同工傷,產生的后果全部由企業或工傷基金來承擔既缺乏法律依據,又不合情理。因此,只有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因工作原因受到外力傷害的部位可以認定為工傷,其誘發的疾病一般不能認定為工傷。適用“視同工傷”的法律規定時,應結合立法目的和案件事實,兼顧職工和用人單位利益平衡,對視同工傷的“工作時間”“工作崗位”“死亡”“48小時內”等作出準確的理解和認定。

(作者單位:浙江省永嘉縣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
 
今天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