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刑事處罰令制度特點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6-20 15:40:25

鄧金鳳   

刑事處罰令制度是以書面形式處理輕微刑事案件的特別程序。它是對刑事案件進行“輕重分離、快慢分道”的典型制度。目前,德國、法國、意大利、日本等國家采用了這種制度。

適用范圍

刑事處罰令程序適用輕微刑事案件,一般是被告人可能被判處罰金或者緩刑的案件。各國適用范圍有不同特點。

不需要處自由刑的犯罪。德國是刑事處罰令制度的發源地。《德國刑事訴訟法》規定的適用范圍包括:輕罪;確無審判必要;只處罰金及不同的從刑,不處自由刑。同時規定,不適用未成年人(14周歲至未滿18周歲)犯罪。

與替代監禁刑相適應的財產刑犯罪。《意大利刑事訴訟法典》特別設置了五種簡便易行的訴訟程序,其中一項就是刑事處罰令程序。當公訴人認為被告人違法行為極為輕微,或者本來可以處監禁刑但法律又規定可處替代性質的財產刑時,公訴人有權要求法官簽發刑事處罰令。

違警罪。法國違警罪規定最早見于1810年《法國刑法典》,其中規定:法律以違警刑處罰的犯罪是違警罪。違警罪刑罰包括1日以上2月以下的拘禁、3法郎以上2000法郎以下的罰金。在適用刑事處罰令程序中,檢察院將訴訟卷宗和起訴書移送至違警罪法庭,法官可以以刑事命令宣布釋放被告人或判處罰金。如果法官認為需要處以罰金以外的其他刑罰時,會將案卷送還檢察院,按照普通訴訟程序進行追訴。

可處一定數額的罰金刑或罰款的犯罪。日本的簡易命令(刑事處罰令)程序創設于1913年。《日本刑事訴訟法》第六編規定了簡易命令程序,該程序是法院對輕微犯罪不開庭審理,在檢察官提出處罰請求及有關資料的基礎上,對被告人判處一定數額的財產刑的程序。簡易命令程序適用于簡易法院管轄的案件,主要指可處以50萬日元以下罰金或罰款的案件。

程序啟動

在刑事處罰令程序中,檢察官享有量刑建議權,這是因為檢察官在提出申請時需要附有具體的量刑建議。刑事處罰令的啟動是檢察官的職權范疇,只有經檢察官書面申請才能啟動。各國啟動刑事處罰令程序也有一些不同的做法。

必須征得被告人同意。被告人在刑事訴訟中的基本權利,即使在特別程序中,也不可以被剝奪。在意大利,檢察官申請適用這種程序的前提條件是要征得被告人的同意。日本與意大利相似,檢察官在提出申請前要取得被告人的同意,否則被告人有權提出異議。只有德國的做法不同,只要檢察官認為案件適用處罰令程序,就可以直接向法院提出申請,被告人的意見不會被考慮。

必須征得被害人同意。《德國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機關根據已有的證據認為案件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沒必要進行審判并且屬于適用處罰令程序的案件,在取得被害人同意的前提下,可以向法官或陪審法庭提出簽發處罰令的書面申請。

必須有科刑的要求。《日本刑事訴訟法》規定,簡易命令由檢察官提出請求。檢察官要對是否符合簡易程序的實質要件進行審查,在被告人對適用該程序無異議的前提下,履行請求程序。提出處罰令的申請也應得到被告人的同意。同時要求,必須在簡易命令建議里有明確的科刑要求和附隨處分的意見。

必須有減輕處罰的要求。《意大利刑事訴法》規定,處罰令程序的啟動依據公訴人的申請而進行,被告人無權提出處罰令程序。公訴人在啟動處罰令程序時,可以要求法官對被告人減輕處罰,而且要減輕相對于法定刑一半的刑罰。

法院審查

刑事處罰令程序啟動后,法院要組織法官依法對檢察官的建議進行審查,視其情況作出相應的決定。

在德國,適用處罰令程序的法院是普通法院中的地方法院。具體負責審理的是獨任法官組成的獨任庭以及有陪審員參加的簡易陪審法庭。檢察官按照規定將案件的卷宗、證據材料和處罰令申請提交法院,法官進行審查后會有三種不同的處理方式:一是確信被告人有罪的,按照檢察官的申請建議簽發處罰命令。如果將判處被告人不超過一年緩期執行自由刑,被告人沒有辯護人時,法官要為其指定辯護人。二是認為案件還存在疑問需要進一步查證,或者不同意適用的,拒絕簽發處罰令并把申請書當作起訴書對案件進行審判。三是認為現有的證據材料還不足以證明被告人有罪的,可以直接駁回檢察官的申請建議。

在意大利,法官要審查檢察官的指控是否成立、適用刑罰建議是否正確。如果法官認為不應當適用處罰令也不應對被告人進行宣判時,有權拒絕適用處罰令,并將案件材料退還檢察官。

在日本,法官著重審查檢察官提交的簡易命令請求的合法性、事實及理由的充分性。如果法官認為不應當適用簡易命令程序或者不能作出簡易命令的,就依照普通程序進行審判。沒有違反法律要求以及事實理由充分的,法院依據申請簽發簡易命令。

制度效果

由于刑事處罰令不經庭審程序而發出,被告人的訴訟權利會受到一定的限制,因此必須對被告人權利進行救濟。

一般救濟的辦法是,被告人如果對處罰令的適用有異議,有權在法定期限內以口頭或書面的形式向法院提出。在法定異議期屆滿后,處罰令生效,具有判決的同等效力。當然,被告人也可以在一定期限內撤回異議。如果異議成立,案件轉為其他程序審理,則法官對被告人的處罰不受處罰令限制,即被告人可能被判處更重的刑罰。如果異議被駁回,被告人還可以通過“立即抗告”“向上級法院上訴”等途徑尋求救濟。

在日本,當法官的簡易命令作出后的兩周之內,被告人或者檢察官可以提出異議,并提出按正式審判程序進行重新審理的請求。此時簡易命令失去效力,案件將按照正式程序重新審理,且前任法官應當回避。

在意大利,處罰令送達被告人后,如果被告人對決定不服,又或者因為其他理由而愿意接受法庭審判的,那么,被告人有權在15日內對處罰令提出異議,并可以要求發布處罰令的法官實行立即審判,也可以請求簡易審判或辯訴交易。

從各國的情況看,刑事處罰令在節省司法資源方面具有突出的效果。德國的司法實踐證明,刑事處罰令程序比普通程序省略了諸多環節:在宣告處罰令之前,法官不必對被告人進行訊問;由于檢察機關在申請中提出了對被告人的處罰方法,省略了法官對犯罪行為的具體定罪量刑;由于不是庭審判決,又省略了開庭程序。

(作者單位:重慶市江北區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今天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