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最佳證據規則的興衰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6-20 15:40:25

胡 萌   

最佳證據規則是時代的產物。在中世紀,復制靠的是手抄,文書原件自然成為證據的最佳呈現方式。現代影印技術等的發展使得復制件的精確度更有保障,法庭也越來越傾向于將復制件與原件僅在證明力上作區分。最佳證據規則經歷了它的興衰,但作為一種理念,即提供根據案件性質所要求的最佳證據,對事實認定仍具有重要意義。

最佳證據規則的起源

最佳證據規則(Best Evidence Rule)是起源于18世紀的英國證據法中一項古老的證據規則。在中世紀,證言是法庭所接受的唯一證據形式,文書被認為是傳聞證據而不可采(當文書用以證明其所記載的內容時,因其產生于法庭之外而被歸為傳聞證據)。英國證據法學家Thayer認為,“最佳證據”一詞最早出現于1700年首席大法官Holt的論述中:“僅僅需要事物本身所能具有的最佳證據”。而彼時的最佳證據便是證人證言。隨著社會的發展,越來越多的機構組織以書面形式保存業務記錄,當熟悉相關記錄的雇員無法出庭作證時,這些組織機構要求法庭采納書面記錄代替證言。迫于這一現實給法庭帶來的壓力,業務記錄成為傳聞證據的例外,這也使得對最佳證據規則的傳統適用予以變通成為必須。

文書證據成為英國法院除了證言之外可被重要采納的一個證據種類,文書以其所記載的內容來證明案件事實,這就對其本身的真實性提出了要求。文書證據的提出方式或者證據方法包括第一位證據與第二位證據,第一位證據通常為文書原件,其最能反映簽訂文書時當事人的權利義務內容,因而是最佳證據。

最佳證據規則要求當事人在證明書證內容時提交書證原件,其所反映的觀念是原始文字材料優于其復制品或者根據其回憶所作的口頭陳述,以保障證據的準確性。有些法官認為,文書證據相比證言是更好的證據種類,因為人的記憶會減弱,而文書一如其最初始的記錄。英國證據法學家Gilbert認為,最佳證據規則是第一個并且是最為出色的有關證據的規則。

最佳證據規則主要目的是確保法庭接收未經更改的原始證據,該規則在其誕生的時代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因為當時缺乏精密的復制設備,文書的復制件大多是由相關人員親手抄錄的,包括訴訟當事人的手抄件,容易有虛假、不真實的內容。法庭也普遍認為,文字上的輕微變動有可能導致權利上的重大差異。

盡管Omychund v. Baker案中大法官Harwicke將最佳證據規則視為證據容許規則,但是,現代證據法越來越傾向于將其作為排除規則,即當最佳證據存在時,第二位證據原則上不具有可采性。從根源講,最佳證據規則是規范可采性的規則,但在演變過程中逐漸成為證明力規則。丹寧(Denning)勛爵在1969年的Garton v. Hunter案中曾提出:“這一古老的規則早已成為過去。就我所知,這一規則依然保持的內涵是如果一方當事人手中持有書證的原件,那么他必須將其交給法庭,而不能提交復制件即第二位證據。但我們不能將自己束縛于最佳證據,我們應當允許所有相關的證據進入法庭,至于這樣好不好則是一個證明力問題而非可采性問題。”

最佳證據的范疇

最佳證據規則的適用與文書的概念密切相關。當文書證據用于證明其所載內容時,最佳證據規則才會適用;若用以證明文書本身的存在,則不強制適用該規則。

文書原件并非最佳證據的唯一形式,英國證據法將經登記的文書副本及當事人的自認都被視作最佳證據。就前者而言,有些私文性書證的原件依法須向法庭或其他政府機關登記,那么法庭或其他政府機關簽發的副本可視為原件。對于后者,若當事人對私文性書證內容自認,則另一方當事人無須再提供文書原件,當事人自認可作為最佳證據。

根據英國《1999年民事訴訟規則》第31.4條的規定,書證除包括書寫本外,還包括圖畫、照片、錄音磁帶、計算機磁盤、微縮膠片、傳真、光盤、電子記錄等。但在實踐中,最佳證據規則僅適用于狹義的文書證據。在1982年的Kajala v. Noble案中,被告人被指控在索特沃發生的騷亂過程中向警察投擲物品。一名控方證人通過觀看BBC新聞而指認被告人參與了此次騷亂活動。但是,由于BBC規定了影片原件不可帶出公司,控方只提交了新聞錄像帶的副本,并被法庭采信。在上訴中,被告人主張,根據最佳證據規則,控方應提交新聞錄像原件,副本不應被采納。上訴法院認為,最佳證據規則僅適用于“書寫文書”,不適用于錄音帶及影片。

這與美國證據法有顯著差異,《聯邦證據規則》第1002條明確規定:“為證明文字、錄音或照相的內容,要求提供該文字、錄音或照相的原件,除非本證據規則或國會立法另有規定。”書證是以其所載之內容含義來證明案件事實,音像類證據是通過特定設備所存儲的聲音、圖像、影像來呈現所要證明的內容。正是因為音像類證據要借助一定的介質來呈現其內容,而其內容的可復制性與復制過程中易被人為改變的特性,使得原件對這一證據種類具有重要的意義。

最佳證據規則的例外與消解

案件中并不總會存在最佳證據,當最佳證據滅失或無法獲得時,第二位證據也會被采納。英國證據法中的第二位證據主要包括:(1)口頭證言,即曾閱讀過文書原件的人提供的關于文書記載內容的證言;(2)副本,指通過任何方式直接或間接將書證所載信息復制至其上的事物,包括照片、磁帶、錄音錄像等的副本;(3)副本的副本;(4)微縮膠卷復制件。同時,20世紀見證了新技術的興起與發展,影印技術可以實現對原件的準確復制,手抄本容易出現的人為錯誤因此而避免,復制件的可采性成為最佳證據規則面臨的新問題。

第二位證據的適用

在實踐中,最佳證據規則逐漸演變出一些例外:(1)書證為公共記錄;(2)原件丟失或被損毀;(3)書證對一方當事人不利而其拒絕交出;(4)由于合理原因無法獲得。在上述情形中,復制件或其他形式的證據或許能被接受。在英格蘭和威爾士,如果文書原件不復存在,原件的復制件或者復制件的復制件作為證據是可采的,并且提出復制件的一方當事人損壞了原件的事實與該證據是否可采不相關。在蘇格蘭,最佳證據規則允許在原件不存在的情況下采納復制件。對于復制件最重要的是其證明力的判斷,在必要時,使用該證據的一方當事人還須提供生成、處理及存儲過程相關的證據,以證明該復制件與原件在內容上無異。

英國《1995年民事證據法》第8條第1款規定:“文書中包含的陳述可以采納為民事訴訟的證據時,可以通過下列方式證明,并以法庭許可的方式認證:(a)提供該文書,或者(b)不論該文書是否依然存在,提供該文書的副本或者該文書的關鍵部分。”該條第2款規定:“就本條而言,文書的原件和副本之間差異的多少并不重要。”可見,在成文法上也確立了副本的可采性規則。事實上,在英國20世紀末的司法改革中涌現的一批成文法中,已經難以尋到證據規則中有對于文書原件的強制要求,尤其在復制件能夠準確復制文書原件的時代,嚴守最佳證據規則而排除復制件不利于事實認定。

在2001年的Masquerade Music Ltd & ors v. Springsteen案中,Jonathan Parker法官在判決書中寫道:“在我的判決中,我可以自信地說,一直在衰落的最佳證據規則走到了終結的時代。在每一個案件中,當事人提出關于文書內容的第二位證據時,應由法庭綜合案件全部情況予以裁定該證據是否具有證明力及其證明力大小。如果當事人能夠且較為便利地提供文書原件卻提供了第二位證據,則會被法庭拒絕采納。如果當事人客觀上確實無法提供文書原件,法庭將根據案件實際情況賦予第二位證據以適當的證明力。”雖然Jonathan Parker法官提出最佳證據規則已終結,并且隨著現代影印技術的發展提供原件的必要性有所削減,但這并不意味著原件不再重要,因為作為技術產物的復制件容易依靠技術被篡改。英國皇家檢察署就曾表示過這樣的擔憂:“技術給了被告人構建不在場證明的能力……利用家庭錄像設備制造圖像的假象。”在復制件獲得可采性的同時,鑒真的要求也被提出。

第二位證據的鑒真

對數字圖像而言,原件意味著儲存設備中所記錄的數據。由于圖像是由一連串特定數字生成的,這些數字可以被精確復制,圖像的復制件也由此形成。每一次復制都是準確的數字復制,因而所生成的圖像復制件的質量不會因復制多次而有毀損。也因此,幾乎無法分辨哪一份才是真正的原件,任何一個圖像復制件都可能被當作原件提交法庭。

同時,在刑事訴訟中,常需要使用計算機技術提升圖像畫質,使主體更清晰或者將主體從雜亂的背景中分離出來。僅僅是對圖像進行銳化使要觀察的對象更清晰可見,也對圖像數據進行了改變。而如果圖像處理摻雜了主觀分析判斷并且過程復雜,那么其作為證據的證明力就受到質疑。如果這些經處理的圖像被用作證據,就會存在這樣的問題:對圖像做何種程度的處理是適當的并可以被采納的呢?處于此類目的的圖像處理與惡意篡改之間的界限又在哪里?

有學者認為不能提供最佳證據會降低證據的證明力,但最佳證據規則的適用主要關乎文書證據內容的真實性。必要時,法庭將會審查當事人無法提供原件的原因,并要求當事人對第二位證據以法庭許可的方式進行鑒真。英國《2003年刑事審判法》第133條規定:“在刑事訴訟中,當一份文件中的陳述可以采納為證據時,對該陳述可以通過提交以法院認可的任何方式認定為真本的下列文件加以證明:(a)原件;或者(b)(不論原件是否存在)原件或者其重要部分的復印件。”《1984年警察與刑事證據法》第71條以及《1995年民事證據法》第8條均有類似認證文書準確性的鑒真要求。

技術本身的發展及其應用的普及對各領域帶來了利好,但是,公眾與法律職業群體對技術的能力及其局限性應當有所認知。盡管最佳證據規則不斷發展出例外,甚至在成文法中逐漸被消解,但原件仍然有重要的價值。例如,原件上的更改容易察覺,而復制件相對難發現;對于筆跡鑒定專家而言,原件有利于其做更準確的鑒定。

電子記錄作為文書證據的特殊規則

隨著科技的發展及其所引起的證據種類的不斷創新,證據的收集、出示與審查判斷規則均受到影響。在英國證據法中,電子記錄屬于文書證據的一種,但由于其產生或存儲于計算機中,輸出文本的原件與復制件的界定與其他文書證據存在差異,應否適用最佳證據規則以確保其準確性成為一個特殊問題。

在美國,《聯邦證據規則》第1001條規定:“如果數據儲存在電腦或類似設備中,任何從電腦中打印或輸出的能準確反映有關數據的可讀物,均為‘原件’。”而加拿大《1998年統一電子證據法》創設了“電子記錄系統完整性”標準來解釋電子證據中的最佳證據要求,系統的可靠性可以代替記錄的可靠性,因為這種可靠性有準確性、完整性來保障。

在英國,電子記錄在成文法的專門規定中獲得可采性空間。根據英國《1984年警察與刑事證據法》第69條的規定,在任何訴訟中,由計算機制作的文書中的陳述,不得采納為該陳述中所宣稱的任何事實的證據,除非該陳述表明:(1)沒有合理理由相信因為計算機使用不當而使陳述不準確;(2)在所有重要時刻均能正確操作計算機,或者即使未能如此,但不論是操作不當,還是計算機停止運行,在任何方面均未因此影響文書的制作或者文書內容的準確性。根據上議院的意見,該條適用于所有的電子記錄,而不論其是否為傳聞。這意味著,在刑事案件中,提出電子記錄作為證據須同時提出69條所要求的證明。由負責計算機系統的人作證時,須證明計算機系統在任何時間段都正常運作,或者計算機系統存在的缺陷不足以影響相關記錄的準確性。但《1999年青少年審判和刑事證據法》第60條又明確取消了上述第69條對電子記錄作為證據使用的限制。

(作者單位:華東政法大學)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今天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